新闻相关品牌
Archie Pelago: 团队合作的创意性
2014-5-26

Archie Pelago在工作室里面

    在听了Archie Pelago团队的音乐以后就能很清楚地了解为什么这个三人团体在纽约创意圈的圈内人士中间如此受到追捧。他们融合了爵士乐,新派音乐和电子音乐的演奏散发着即兴而纯粹的感官享受并且可以传递真正的‘音乐融合’,而融合的标签经常被贴在随意使用却往往无法达到的场合。

    在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Archie Pelago总部我们见到了Cosmo D (Greg), Hirshi (Dan) 和 Kroba (Zach) ,希望可以通过此次会面了解到更多这个团体在工作室和舞台上面是如何做到创意合作的。

大提琴,萨克斯,小号,打碟和电子音乐 - 这些不同的乐器和音乐类型是如何融合在一起的?

Cosmo D: 我从小就开始练习大提琴,而之后就开始接触Ableton live. 我一直都对即兴演奏非常感兴趣 - 而大提琴和Live软件可以完美地融合。经过一段时间的合作,大提琴和软件就像融成了一体,感觉非常地系统化。

Kroba: 我一直都在为我的萨克斯寻找更宽频道的音域。最开始我用的是单颗效果器,后来Greg给我介绍了Ableton Live软件,从这以后我就只用这款软件了。我用这款Live软件并不只是把它用作一个效果器,我还用它作为实时循环,再采样以及用于复杂的Max for live应用场合,它几乎适用于所有的场合。有了Live软件,我可以演奏以前从未实现的音乐和声音结构。

Hirshi: 过去我学习的是小号,现在在录音时我还会演奏小号,不过近期我的关注点在打碟上面。它最让我感到神奇的地方就在于我可以自由和同步地感受到正在演奏的音乐然后可以反馈给我的用户。对我来说,它感觉就好像是在弹奏任何一款其它乐器似的。

你们如何实现所有这些元素在技术上的完美融合?

Kroba: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台安装了Ableton Live软件的笔记本电脑。Hirschi的电脑上还安装了Serato用于打碟,这款软件通过The Bridge与Ableton 软件实现同步。另外其它安装了live软件的笔记本电脑都通过MiDI-sync与Hirschi的系统相连,这样的话他们可以一直跟上他的节拍。Hirschi在Serato里启动一个新的音乐轨道时,他会设置主节拍,所有其它三台安装了Ableton系统的电脑都是同步连接。

Hirshi: 所有的音频信号都是在我的DJ混音器(Rne Sixty-eight)里进行控制的。在这个软件里面有独立的通道用于Serato/Live系统的输出同时也用作Cosmo D和CKroba的Ableton Live软件的输出。

Cosmo D: 我们在演奏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会启动音乐剪辑或实时录制一个新的音乐剪辑。因为我们的演奏必须在相同的节拍上,或至少在相同的四分音符上,因此在我们的电脑之间的MIDI同步显得尤为重要。虽然我们没有提示音 - 我们听到的音乐与观众听到的音乐是完全一样的 - 但是我们能够即兴演奏并且一直确信我们一直都是处于完全一致的‘内部节拍’。

Archie Pelago的三个Ableton Live系统与Serato, Push和多种控制器同步的连接示意图

你们也会用Live软件控制其它控制器吗?

Cosmo D: 是的,这些控制器非常重要的一个功能在于可以与Live同步控制我们的原声乐器。Kroba和我各自有一台Keith Mcmillen的脚踏控制器(12步)。我们主要是用它在Ableton Live软件里的Session view里运行,以便于我们可以同步录制我们的大提琴或萨克斯作为不同的音频剪辑,这样的话稍后我们可以再进行回放。

另外,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台安装了Lemur软件的iPad平板电脑用于控制Live软件里的各种效果。我们把我们iPad控制的设计页面集中在一页或最多两面, 这样一来我们不会因为有太多的功能而混淆。第一次看我们的连接示意图的人可能会觉得它看起来非常的复杂,但是在实际使用过程中这个系统是非常高效的。

你之前提到过‘再采样’,你是指把你们的萨克斯和大提琴演奏作为音频回放以进行实时录音,循环以及回放吗?

Cosmo D: 是的,正是如此。打个比方说,当我在演奏我的大提琴的时候,音频信号会直接从我的声卡(Motu MicroBook II)直接进入Live软件

Session View的一个通道。这个通道的音频信号输出会通路至我指定用于录音的另外一个通道的输入。在我的脚踏控制器上面 - 处于MIDI分配模式下 - 我已经指定了一个按钮至录音通道的Track Launch(音频通道跟踪)功能里面。也就是说,在演奏大提琴的同时,我可以在一个指定的音频剪辑卡位里面启动录音功能。录制会在一个预设定的时长下进行,然后,用相同的脚踏控制器踏板,我可以随时回放我刚刚录制的音频片断。

近期你们将Ableton Push加入了你们的系统。你们是如何使用这台设备,而Push在你们的演奏过程中又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Hirshi: 我用Push来启动音频样本,用步进音序器来做拍子或播放音频剪辑。以前,我其实对Ableton并不是非常了解,不过经过去年参加的一个PUSH培训课程以后,我已经对Live软件非常熟悉了。现在它已经成为了我的系统的核心部件。

Kroba: Push对我来说还是一个新产品,不过把它用作一个采样器我是非常感兴趣的。如果我可以通过采样一个茶杯的声音制作一个打击乐,然后把这个声音传输至一套爵士鼓然后用Push提供的所有功能进行播放 - 这将以一种非常直观的方式把音频录制转为音乐的创新点子。

Cosmo D: 对我来说最感兴趣及最有价值的是Push为我们开启了一扇创新的大门,而这是我们以前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的。当我们在Push里面播放音乐或Racks的时候,系统里面总是有一些编码器和旋钮上的参数是我们自己无法预想到的。所以你要做的只是在Push上面这里扭一下那里转一下,然后突然你就会发现这些素材你都可以将它们转换为非常新奇的音乐。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以一种更直观,更新颖以及更彻底的方式来播放我们录制的素材,而这一切仅仅需要一个鼠标和一台显示器来完成,这在以前我们是不可能完成的。即使是要随意打乱我们的素材我们也完全不担心会发生一些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而且不管我们是应用在合成器,鼓或我们自己录制的乐器上面都没有任何问题,我想这种播放音乐素材的全新方式确实是一件很激动人心的事情。

你们是如何设计出你们的歌曲的?你们一直是进行即兴演奏稍后再进行编辑还是说你们以一种更非传统的方式来进行创作呢?

Kroba: 其实我们没有任何一个固定的方式来进行音乐创作,事实上我们一直都在尝试一些新的事物。有时我们会聚在一起来谱一段合成器部份的音乐素材。有时我会在家录制一段和弦音阶,把文件发给Cosmo D然后让他可以用设备进行播放。有些时候Hirschi在赛百味的时候会在他的iPad上做一段鼓声素材,然后我们会在排练的时候根据这段音乐进行一些即兴的演奏。
对我们来说真实的乐器一直都非常重要。除了我们自己的乐器以外 - 大提琴,萨克斯,小号,单簧管或长笛 - 还会有西塔琴,铃,小提琴,卡祖笛,玩具,茶杯作为打击乐器等等,基本上任何我们可以接触的以及我们认为可能会听起来很有趣的东西都可以作为我们的乐器。

Cosmo D: 我们每个人的混音及音乐轨道都有我们自己的故事,但是我们的音乐创作一直都是一个非常民主的过程。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制作,编辑及混音我们自己的素材。这样的话我们讨论音乐的时候会更简单一些而且大家都处于同样的非常有创意的状态。而我们的讨论也一直都是非常开放自由的。

你是如何将工作室制作的音乐转换为舞台音乐的?

Cosmo D: 这个过程以前要更死板一些:我们会首先定义出轨道中最重要的部份 - 拍子,低音和鼓等。然后我们会去掉其它的部份以腾出空间给我们为舞台上的演出填充一些现场的音乐。通常我们会再次调整整个音乐架构,把一些音乐部份延长或缩短。再然后我们会排练来听一下这个基调(通常我们称为‘新声音’)是否如我们预期的一样 - 不过大部份时候,一开始都是行不通的(笑声)。接下来我们会在Ableton软件里面再过一遍整体的音乐结构一直到我们都满意为止,最后我们会再次润色所有的音乐章节。从我们把Push加入到我们的系统以来,我们的‘新声音’再也不像以往那样太过复杂或太死板了。现在我们能够在音乐架构里面研究得更深并且可以输出更小的片断给Hirschi实时在Push上进行控制。因为我们现在可以随时改变音乐的进程和任何歌曲的结构,我们现在在舞台上已经能做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开放。

Hirshi, 在舞台上你会对其它艺术家的回路和样本进行混音。你是如何决定什么时候以及你会把什么音乐放进来,还有你如何平衡你自己的素材和其他人的轨道之间的关系?

Hirshi: 自然而然的,我会准备及考虑哪些轨道会与我们的轨道相匹配。不过在舞台上的时候,我总是非常自由地同时选择和尝试一些音乐素材。你需要培养一种听众会如何反应的感觉。有时我们会感觉大家想听更多我们自己的音乐,有时他们会更想听一些混音的素材。而有的时候我甚至会使用完全超出预期的音乐素材,会如何回应就完全看听众了。

Cosmo D: 在灵感这上面,Hirshi是我们的导演,我们的指挥和我们舞台上的司仪。他决定我们的拍子和方向。有时他会播放一些让我们都感到奇怪的玩意儿,我们会转头看向他,问道‘真的吗?他现在播放的就是那轨吗?他真的要这样吗?但是我们现在可是在这里哦,管他呢,我们就听他的好了。’我们随时会接受来自他的挑战而且还需要进行正确的回应,这样一来,在舞台上的演奏对于我们来说永远都充满着新奇感和兴奋感。

Hirshi: 不管怎么说,我也不是在舞台上照着自己的性子来。我一直都会让自己要注意不要一味地填充太多的音乐素材,相反的,我会给Greg 和Zach一些空间在舞台上演奏他们的乐器,他们会回以创意无限。

你是如何在歌曲间进行转换的,打个比方说,当Hirschi在另外一个调的轨道里正在混音时要转去另一首歌?

Kroba: 以前我做过DJ而且也在DJ文化业里耳濡目染过很长一段时间。因此我能感觉到通过混两组轨道的音乐可以生成某种特别的多音调音乐。有的时候其实并不需要尽快地解决这种声音的不和状态,反而,你可以继续演奏下去。有时我会先播放一段弦律一段时间,然后缓慢地品味这种张力一段时间以让它慢慢地消退。

Cosmo D: 对我们来说,这就像一场游戏,是一种音乐障碍课程,在我们的眼前和耳旁慢慢展开 - 再由Dan或Zach或我来进行重组。这场游戏对我来说最关键的点就在于一种觉悟,也就是说在任何时候我都很清楚我和我的乐队伙伴们正在演奏的内容。大部份时候,我了解我们正在混音的音乐也清楚它的节奏和音调会如何走向。因此我大概知道我会调整的方向。我通过之前的即兴演奏或音乐会知道如何进行调整,接下来我现在要做的决定就是我是否用相关的方式或换一种方式来进行混音。

你有没有使用任何特定的效果或技术来完成这些转换?

Kroba: 是的,当然有了。基本的工具当然是低通滤波器用来逐步地消除高频。不过,我也会实时对音频片断进行变调调整。当我在演奏一段在C大调的音乐剪辑而接下来是D大调音乐时,我会在现场直接把这段音乐直接进行变调。这样的话我会直接使用新音乐轨道的音调,不过同时我还在播放旧轨道的音乐概念然后把两者进行有效地融合。

Cosmo D: 现场演出正是因为这些同时的变调和调整转换而如此伟大。之前我们提到再采样也是这其中的一部份。总的来说,最重要的转换工具有:滤波器,延时,变调,再采样和动态处理的工具 - 这些工具我是指动态效果,也包括那些传统的推杆控制器等。

Hirshi: 也有一些我们在现场即兴进行的调整,没有音乐剪辑,没有效果器,只是在大提琴上轻轻拨动,或者任何我们能在现场做到的。有时,这种简单化反而是最佳的方案。不管怎么说,能拥有所有的这些功能让我们在音乐创作上自由发挥真的是一件非常振奋人心的事情。

 

更多资讯请留意传新官网 www.dmtpro.com.cn 和传新微博 weibo.com/dmtpro
欢迎使用微信客户端扫描二维码,或“查找公众账号”加入我们:dmtpro 

更多资讯请留意传新官网www.dmtpro.com.cn和传新微博weibo.com/dmtpro
欢迎使用微信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或“查找公众账号”加入我们:dmtp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