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相关品牌
SSL Live: 巡演利器
2014-1-17

    2013年4月Solid State Logic 公司在法兰克福专业灯光音响展览会上正式发布Live 调音台时的官方声明表示:“超过35 年来,我们推出了众多备受音乐行业喜爱的调音台产品,我们的首款现场演出调音台,同样继承了SSL 品牌一贯的优良血统。”尽管它作为宣传语出现在新闻稿中,但这绝非炒作。Live 的发布对于SSL 品牌来说是一次重大的飞跃,标志着该制造商在成功地奠定了其在后期制作、广播及数字音频工作站市场中的行业地位后,从高端录音领域正式迈入现场扩声领域。

    在公司创立之初,该制造商主要为管风琴生产固态控制系统(Solid-State Control Systems),加上之后采用晶体管和场效应管的逻辑门电路(Logic Gates)等现代技术的出现, Solid State Logic 故由此得名。当公司创始人Colin Sanders 决定为他位于英国牛津郡的录音棚制造调音台时,他压根没有料到这些产品会成就SSL 品牌如今的辉煌。随着4000、5000 和9000 系列调音台得到了Abbey Road、Byron Bay 等众多世界上最著名录音棚的追捧,这家本土公司一跃成为行业内的领头羊。

高带宽Madi 线缆送入SSL 连接器

    在20 世纪80 年代和90 年代,SSL 品牌毫无疑问地成为录音圈里的劳斯莱斯,然而数字音频工作站的出现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终结。针对这种变化,该公司重新调整其研发方向,并进行了多种尝试,包括采用模块化设计理念等等。直到2005 年,公司的所有权面临重大变动,这时音乐家Peter Gabriel 和广播企业家David Engelke 出现在SSL 品牌的故事之中,也是在同一年,公司向市场中推出了大量具有影响力的产品。尽管由于市场的萎缩造成大型录音棚数量持续衰减,可制造商依旧凭借其强大的创新能力取得了蓬勃的发展。Live的开发便是其创新之举的最好体现。

    基于SSL 突破性的Tempest数字处理平台,Live 拥有强大的处理能力,并采用独特的多功能操控方式。它的数据令人印象深刻——976个输入和输出,以及192 条96kHz的混音路径(其中包括144 条全功能处理路径和48 条基本功能处理路径)。这些路径可以根据每场演出的需要,以一种非常灵活的配置方式定义为通道、支干编组、辅助输出及主输出等。同时,该调音台内置有全套处理功能,并配置有种类齐备的输入和输出连接。使用Madi 线缆,用户还能够将调音台与多种多样的舞台接口箱相连从而获得额外的输入和输出接口。在大型系统中,Live可采用SSL 专利的Blacklight 技术通过一根单一的光纤线缆传输多达256个通道的双向音频信号和控制信号。

FOH 工程师Ben Findlay 正在操作SSL Live L500 调音台

    Live 具备如此强大的性能,但它是否易于操作呢?位于柏格布洛克的工程师们将平板式多点触控显示屏同符合人体工程学的硬件设计相结合,从而为现场扩声工作者提供了丰富的可视反馈以及一系列的创新功能。扩声工程师可以采用当前常规的数字调音台操作方式对Live 进行控制,他们能够选择通过触摸屏或硬件完成全部工作,又或者结合两者来进行操作。显然,调音台研发工程师的设计理念和目标便是使现场工作更加轻松并更富创造力。

    自SSL 旗下9000 系列调音台取得傲人的销售业绩起,该品牌便成为声音品质的代名词,而提供最佳的音质表现也一直是制造商秉承的传统。因此,Live 在设计时首要考虑的就是音质,它配置了录音棚级别的Super Analogue 话筒前置放大器、24-bit/96kHz 数模/ 模数转换器,并采用64-bit 内部处理精度和96kHz 调音台工作采样率。而调音台内置的通道处理工具还能够为用户带来SSL 经典的声音特性。此外,Live 还具有30 种全新的效果及音频分析工具,通过使用其专用的处理核心,可将制造商录音棚级别的处理功能应用于现场扩声领域。

    因此Live 调音台一经面市便得到了行业的热烈关注。为了使业内人士对这款产品有更加深入的了解,SSL 公司决定以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来展示Live 在大型巡回演出中的表现。

SSL Live 调音台特写

    1986 年,Peter Gabriel 发行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个人专辑《So》,日前他携手乐队重新踏上巡演之路,以纪念这张被公认为杰作的专辑。或许并不稀奇的是,Gabriel 先生选择将SSL Live 调音台作为他的演出伴侣,并在2013 年10 月举办的欧洲巡演中使用两台Live 分别完成主扩和监听返送工作。总部位于伦敦的制作公Britannia Row Productions(该公司同Gabriel 先生已有30 年的合作关系)为演出提供了其中一台调音台,并放置在监听位置。

    自1998 年以来,Richard‘Dickie’ Chappell 便一直致力于带领艺术家从录音棚走上巡演之路,并发掘最优秀的音响工程人才,此外他还负责音响的相关物流工作。在接受《Pro Audio Central- 亚洲专业音响》杂志记者采访时,他作为演出的监听返送工程师使用这台LiveL500 调音台已有三个星期,对于这段使用经历他表示非常满意。

    “它的声场听起来相当开阔,在立体声深度上会给你一种模拟的感觉,” Chappell 先生解释说,“同时你不用担心过载的问题,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对声音进行调整,因为它采用的64-bit 浮点处理技术能够确保充足的动态余量。从我个人看来,它的听感很像我们使用了很多年直到陈旧过时的Sony Oxford R3 调音台,只是Live 要先进得多。”

    同时,来自SSL 公司的技术人员Jason Kelly 和Tomos Wise也打消了Britannia Row 和PeterGabriel 团队人员的顾虑。“我们陪同演出团队度过了整个排演阶段,迄今没有出现过大的问题和演出中断事故,” Kelly 先生证实说。在现场布置上,Chappell 先生位于舞台右侧Peter Gabriel 的主键盘手后方,Dee Millar 则在舞台左侧使用自己的Live L500 调音台为其他四位乐队成员(贝斯手Tony Levin、吉他手David Rhodes、鼓手Manu Katche和键盘手David Sancious)以及两位瑞典女伴唱歌手提供返送信号。两台调音台均由舞台接口箱接收62路(可支持96 路)话筒输入信号,其中八只环境话筒用来拾取现场观众的反馈声。通过内置的模拟分配器,信号接着传输至第二组舞台接口箱并进入一台Live 的I/O 单元,之后通过高带宽Madi 线缆送入SSL 专利的Blacklight II 连接器。

    Blacklight II 能够通过一条双向多模光纤传输256 路96kHz 音频信号,相当于8 个Madi 连接,并提供双冗余。舞台左侧还放置有一个Madi 集线器盒,能够将三条同步的Madi 信号流分配给两个监听返送调音台及主扩调音台。当两台或更多数量的SSL Live 连接至同一个I/O 单元时,通过增益共享系统用户能够设定由哪一个调音台进行增益控制。在这种情况下,可分别设置监听调音台和主扩调音台的增益,对主扩调音台做出的增益调整将不会对监听调音台产生影响。

    除了输入与发送到监听调音台相同的子混音信号之外,BenFindlay 的主扩Live 系统还要接收包括Bricasti 和Quantec yardstick混响器、Sonsamp 失真效果器、Line 6 延时器等设备的多路混响输入信号。“下周我们要将O2 乐队在伦敦举办的现场演唱会录制进ProTools 工作站,在演出中我们需要混响效果器,” Findlay先生肯定地说道,“我参与这次巡演已经有三周的时间,我真的很享受使用SSL Live 来完成扩声工作,尽管我还需要习惯它的人体工程学设计。在使用过程中,偶尔我会进入错误的页面,然后不得不纠正自己的操作。这有点像由演奏中提琴改为小提琴——二者有相似之处,但当然会存在差异,且需要你全神关注。在上一场巡演中我使用的调音台有96 路Madi 通道,而SSL 则极大地提升了灵活性和可扩展性,共提供了多达976 路Madi 通道,这等同于1592 个输入和输出。”

演出现场

    “在我看来,这是一款非常稳定的调音台,且声音听起来很不错,”Findlay 先生接着说道,“这次巡演在某种意义上像是一个Beta 测试,尽管事实并非如此。正如你在使用一款软件时,可能会出现一系列的错误和问题,然后需要将它们记录下来并最终一一消除,巡演也是如此。从技术上讲,这是一次非常严格的演出,因此需要Jason 和Tomos 随时做好准备以解决任何问题,并做好相应记录。最终的混音效果十分干净,你能清楚地听到各声部之间的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在演出中主扩位置的技术人员均穿着红色的长款工作服,从某种角度看Jason Kelly 和Tomos Wise 有点像是两位医生,他们需要确保公司经过三年呕心研发的产品不会出现任何意外差错。但是客观地说,这种“健康检查”并不是必需的,SSL L ive 的成功源自它优良的血统。

 

文章转载自《亚洲专业音响》2014年1-2月中文版。

更多资讯请留意传新官网www.dmtpro.com.cn 和传新微博 weibo.com/dmtpro
 

更多资讯请留意传新官网www.dmtpro.com.cn和传新微博weibo.com/dmtpro
欢迎使用微信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或“查找公众账号”加入我们:dmtp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