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相关品牌
一个有关Universal Audio的创始人Bill Putnam Jr的采访
2012-7-3

有关采访Bill Putnam Jr的想法是在骑摩托车到斯科茨谷的路上(不错的公路!)产生的,这是对Universal Audio在加利福尼亚的办公大楼一次无关生意的拜访。作为一个UAD-2卡的拥有者我十分高兴,我总是会对UA插件的高素质而留下深刻的印象。其良好的商业化在线商店也极大的方便了大家升级UA的软件。

Universal Audio最初建立于1958年,它的创建者是M.T.Bill Putnam Sr。他除了是一个十分出色的混录工程师之外,也是现代混录调音台以及多频均衡调节器的发明者。Putnam Sr是一位天生的企业家,在他漫长的生涯中一共创建了3个音频设备制造公司:Universal Audio,Studio Electronics和UREI。这三家公司的产品在之后的几十年中都一直被广泛的使用,,其中包括传奇的LA-2A和1176压缩器,还有610真空管混录调音台。

Bill Putnam Sr在1989年去世了。他的孩子们James Punam和Bill Putnam Jr于10年后找到了一部分他的模拟设备的原始设计手稿,在此基础上他们决定重建UA公司并“忠实的以他们的父亲的传统再产经典模拟录音设备”。他们最初推出的产品是经过小心仔细重建父亲的LA-2A和1176设备。

Bill Sr的精神似乎伴随着他们所生产的每一件重建原始设备的产品,从精确的细节到型号的命名,以及软件插件和最新推出的产品Apollo。在Putnam家族的领导下,UA公司逐渐成为具有创新产品的广为人知的行业领导者,根据在UA工作的人所述,公司给他们这些努力工作的员工的待遇十分不错。

几个星期前,我十分荣幸的与Bill Jr见过面。我觉得他是一个直爽,清新积极的人,当然他对音乐和音频产品非常有激情。他向我描述早上听Ray Charles的音乐是如何令他在接下来的一整天都精神焕发的。很显然他十分喜爱将他爸爸的工作精神发扬光大。

Q: 你是不是一直都有要跟随你父亲脚步的想法?

我觉得任何小孩子的理想都是要去当消防员然后又想着要去当大明星。在我上六年级的时候有人问我类似的问题:“你长大以后想做什么工作?”我说我要去斯坦福上大学,我要去当一名电子工程师,这些在后来都成为了现实。我从没想过我要和录音行业打交道,但是我绝对一直都知道我要从事这周边的技术工作。我的父亲在北好莱坞有工厂,并且在好莱坞、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有录音棚。我在录音棚的后桌看见过他进行录音工作,他同样也喜欢在家里发明一些小工具来解决工作中碰到的问题。在这个时候我和他的交流更多一些。

Q: 所以他在家有一个实验室……

确实是这样。我是说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工作和家庭生活之间从来就是没有区分开的,但我并不是说他是一个工作狂。他仅仅是喜欢自己这份工作。当他在设计Urei 813同轴扬声器的时候,他将一个45英尺长的拖车开进了家里的庭院当做是自己的减震支架。他把吊臂支起来并用脚手架把音响悬空挂的空中以便用于做测量。他用扬声器中放正弦波信号乃至周围所有的邻居都能听见,我敢肯定他们都以为是外星人来了。

我们经常一起做一些小工程。在他对无线电感兴趣的时候我们曾一起去西尔斯把那里的其中一个小棚子变成了一个工作台。我和他对无线电都很感兴趣。

Q: 无线电?

恩对,就是无线电。在我进入音频工作以前我曾是做无线电的。而且实际上我可能做无线电电路设计的时间要比做音频电路的时间多。我的父母在圣诞节时曾经送给我一个无线电设备,我想那个时候我大概是10岁左右。这是当他们从Radio Shack回来时你可以得到的很炫的设备了,它名字叫做Globe Patrol

它是一台短波接收器,我现在还收藏着它,上面带有的铁质硬壳和其他类似的东西。我们把一根天线支在树上然后打开它并且成功开始工作了。我听到一个带着外国口音的女人的声音,它是BBC的广播。对我来说这就好像是魔法一样,就是那时我开始喜欢研究技术。

我研究了许多技术,它仍然对我很有吸引力。自从我开始研究技术之后,每天我都惊讶于技术可以让我们做这么多事情。这是我父亲给我的财富。

Q: 你父亲有过什么正规的工程训练吗?

他有的。他在瓦尔帕莱索技术研究院上过学。我还记得他说过在他上高中的时候就开始给汽车修理和安装广播设备来赚钱了。他也告诉我以前曾经因为在错误的地方打孔而毁掉了几辆汽车。

因为爱好无线电他被应征入伍当了一名通信兵。他大多数做的都是现场录音,其中一部分是军队的广播。所以当战争结束后他继续从事录音工作。他和行业中最棒的人一起工作,例如Sinatra和Nat King Cole

Q: 你一生中接触的音乐方面知识有哪些呢?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让我对音乐产生了兴趣。我能记得的最早他带我去的音乐会是Duke Ellington。我们坐在第一排,而且见到了Duke和乐队的其他成员Cat Anderson和Johnny Hodges,那时候真的很兴奋。所以我是听许多有名乐队的爵士乐长大的。之后在我十多岁时又喜欢上了摇乐。

所以音乐在我的生涯中占有很重要的角色。我觉得在设计产品时你必须一直将音乐放在心里,不然的话你做的仅仅是一堆零件。在UA公司设计产品的人都会做音乐。所以产品很洁净。

Q: 你有没有正规的音乐训练?

我在斯坦福读书时是电子工程学院的,但是我主修是在CCRMA(音乐与声学研究中心),它是属于音乐学院的,所以我周围有许多作曲家,并且我常去听音乐课。这也是我相当大的一个爱好。

Q: 在CCRMA你有没有什么觉得特别好的地方?

CCRMA发明了许多重要的音乐技术。我想最好的一点是它的人,就是其中的教授和学生。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对待音乐和音乐相关技术十分认真的地方。在那个时代,CCRMA是极少数能够在研究生水平就允许你做媒体相关事情的地方之一。我在学校时电子工程师做音乐或音频相关研究通常都被认为是没有什么学术追求的。不过还好,现在已经改变观念了。

那时候CCRMA的重点研究是音乐声学的物理建模。我主要研究声音处理器、扬声器以及话筒。其他的所有学生都在做音乐声学的物理建模相关研究。我就想:为什么你们不做声音效果处理的物理建模?于是我就想到了做这种类型的仿真,也就是我们现在在UA做的工作。

Q: 第一款UA插件是怎么做出来的?

回溯到95至96年,在CCRMA我和一个朋友的谈话。我带着LA-2A还有其他一些压缩器如DBX160的原理图,我们最后谈到用物理模型来模拟这些设备的特性和功能。从此就在斯坦福大学拉开了旷日持久的讨论,从九十年代中期一直持续到2000年。

在这个时候,UAD-1的设计就被提上日程了,我们需要找到第一个被仿真的对象以便于让UAD成为可行的产品。所以我们从1176、LA-2A、双通道条和一些其他更通用的设备开始着手。

我们发现磁场部分在数字领域中是最难仿真的部分之一,所以我们最先做的事情是将一个变压器模型也放到里面。我们发现了我父亲有关他设计的设备中变压器的手稿,变压器就像是一个黑衣艺术家,它给予这些设备独特的声音属性,所以将他们设计好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解决1176的问题时遇到的很大的麻烦,直到我们看到我父亲的手稿和他画的图表,上面是一个完全一样的方形的一千赫兹波形,接下来的一页中描述了他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他和他的同事们花费了很多时间做变压器的设计,所以他有相当多记录自己工作和设计的笔记。如果你看到1176的示意图,就能直到它上面有好几层反馈电路,这就是我们怎么把问题解决的。

Q: 如果有人对你说“啊,我需要模拟设备”。这对你来说一定是一个有趣的难题

我不介意讨论这个话题,因为当我们重建Universal Audio的时候就知道这两样东西我们会同时做的。我曾经预想我们从1176硬件设备开始做,之后会将它停产,但事实上没有,它一直保留了下来。如果一定要说什么,那就是自从我们十多年前推出1176和LA-2A设备以来销量一直很平稳。由于存在不同的顾客,因此这两种产品都是绝对有用的。

我喜欢模拟设备的其中一点原因是它更像我的一个老伙伴,而并不是说仅仅只有这些模拟设备才能做到我需要效果,我知道我的父亲也是这样想的。在使用模拟设备的时候你仅仅只需要用手去拧旋钮就可以,而不必用眼睛去盯着它。旋钮就在那里,在设备条上面,你知道拧它能做什么。另一方面,现在越来越少的人在用线性输入和线性输出的外围设备来添加声音效果了。它就在工具箱里,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在所有的轨道上加入1176的效果。这就是数字的价值所在。

Q: 在做模拟设备仿真时,最难的部分有哪些?

我想大体上最难的部分应该是磁场和非线性部分的设计。那些线性的东西,如果真的是完全线性,就十分的好做了。尽管如此,线性的均衡器也因为有不同频段之间的相互作用而有它独特的复杂性。

在一些有趣的设备里非线性的反馈环会对它们的声音特性产生十分有意思的影响,这是非常复杂的。同时,一旦有非线性出现就要涉及到大量的复杂计算,因为你会得到泛音并希望能够不混叠的仿真出所有的谐波,因此要设计好精妙的算法。实施起来也十分困难因为如果你想完全不混叠的仿真需要十分强大的计算能力。

我认为我们的数字插件已经非常非常的接近模拟设备了,你可以对比一下我们现在和我们十年前都在做什么,我们仅仅是不断的将包络线做得更精细。我们有越来越强大的处理能力因此我们在处理中得到的结果越来越好。

Q: 我们来说说Apollo。对于UA这样的公司来说这个产品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因为它颠覆了传统的录音调音台。在它推出之前你一定设想了很久吧。

在过去的10年里我都一直在想。而且我觉得这要追溯到我们刚重建公司的时候,那时就已经有类似将模拟和数字混合在一起的想法了。因此我就想要设计一个音质非常棒的高保真的音频界面,它有能力在监听和控制的层面中加入插件,然后再用模拟的方式将其表现出来,这就是我们之后在做的事情。我们已经说过UA的模拟产品了,下面来说说数字产品方面,其实我们希望公司既做模拟产品又有数字产品的原因是我们觉得总有办法能将它们融合起来,模拟和数字也不一定非要是以对立的形式出现。确实我们的数字产品是在模拟我们的模拟设备,而且我们从来没有设备是将它们集成在一起的,也就是说模拟和数字存在于同一个设备里。在这个层面上,Apollo是意见具有特殊意义的产品,它代表了是公司这种想法和眼界,也就是模拟和数字共存。

我们用了很长时间才达到这一步。我们将一条成功的模拟产品生产线和一条数字产品生产线整合到一起,我们得到了模拟音质的输入输出设备,它有能力做你所有的数字仿真,不仅仅是作为处理器,其中还有轨道的实时监听。所以你可以在Apollo上进行仿真,并且通过它听一下磁带设备或者其他任何我们的压缩器设备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它的延迟小于2毫秒因此你可以边弹吉他边听到通过它处理的实时声音效果。

Q: 你父亲对这个设备是什么看法?

它就像是一个调音台,你可以在每一个通道上用额外的母线加入四个插件。同时它也是监听模块,真是酷毙了。

我想他对我们分析设备的理念一定会很吃惊的。他肯定是想将设备做的更好,但是我想由于某些原因使得这个行业变得更加特殊,而我们不得不盯着1176、Fairchild或其他之类的。我想我们着迷于它,而坦白的说他更着迷于如何将它做出来。我不知道这是件好事情还是坏事情。

Q: 在你的观念里现在的音乐制作是什么样的?和你父亲的时代的制作有什么区别?

在每一天结束的时候你都可以看到许多人在听音乐,听它为什么被这样制作和处理。他们听其他人做的音乐,而且专注于听这些音乐中他们感兴趣的声音。实际上我刚刚听了一段十分出色的小鼓,是Ray Charles的录音,我知道他们做出这样的声音是靠声学条件非常好的录音室,这里面并没有什么声音处理。人们依然在听,听其他人做音乐的方法,他们需要具有创造性的工具来处理音乐。

除了我们测量设备之外,我几乎没有花什么时间去用它:一台真正的Fairchild,但是我喜欢打开Fairchild并在里面加入低频,我们可以得到相当不错的声音。所以我相信即使人们没有这个设备,也可以有很多其他的创造性工具。我觉得我们(UA公司)就是为大家提供相当多的各种各样的创造性工具。

Q: 技术方面我们已经讨论的很多了,但是在商业方面,相比你刚开始重建UA公司的时代,你怎么看待现在的行业状况?

首先,我对商业的兴趣要比我自己原先想象的多。我想建立一个公司这样我就可以有一个借口来当工程师并制作产品,而且我低估了我将有多少商业方面的事情需要处理。但是我同时也低估了我有多喜欢这件事情。实践证明商业也可以很有创造性,就像做工程和音乐一样。

作为一个公司,开始的时候只有极少数的员工工作于我的地下室,要成为一个有相当多员工和设施的大企业是很有挑战的。做出正确的决定是最重要的事情,你还是可以有创造性,有娱乐性,但是你必须多一点约束、谨慎,让自己做的更好。

很明显技术是在不断进步的,我认为音频产业曾经在使用技术方的发展速度面要远远落后于技术本身的发展速度,但是现在二者相隔已经不远了,因此我们要更快的进行产品研发。现在聪明的货色不断的在出现,就像某人说的:如果你有好的想法,是时候实现它了,因为更多的东西正在出现。

我对这些事情都持有乐观的态度。技术继续向前发展,先进的技术总是在不断的出现。我想人们最终都希望具有创造性,并且他们会因为新的工具而找到创新之路。也许现在和50年前不太一样,但是我认为我们依然具有相同的创造性神经元,我们依然需要并且会找到激活它们的方法。
 

原文地址:http://www.kvraudio.com/interviews/keeping-it-in-the-family---an-interview-with-a-founder-of-universal-audio-bill-putnam-jr-18915

更多资讯请留意传新官网www.dmtpro.com.cn和传新微博weibo.com/dmtpro
欢迎使用微信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或“查找公众账号”加入我们:dmtp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