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相关品牌
清新圣诞音乐会——当女高音遇见爵士三重奏
2015-01-07

      圣诞节前夕,以色列传奇全才音乐家亚伦•格特弗雷德携其爵士钢琴三重奏,及以色列女高音爱纳特•阿伦斯坦,于北京中山音乐堂上演了一场清新的爵士圣诞音乐会。

      亚伦是以色列集钢琴、指挥、作曲才能于一身的音乐家,曾获红海爵士节作曲大赛第一名,本场音乐会的演出曲目是他特别为中国之行编配,由女高音与爵士钢琴 三重奏合作完成的巴洛克时期作曲家的作品,如亨德尔的咏叹调《爱情如和风》,福雷的《梦之后》以及普塞尔的《音乐瞬间》等作品,为爵士迷与古典音乐听众准 备了很多惊喜。

      本场音乐会由中国传媒大学的 冀翔 和 杨杰 老师负责本次音乐会的现场扩声和录音工作,在音乐会圆满结束后,冀老师特意在最终录音版本出炉并亲耳感受之后,认真且细致的接受了我们对他的采访,分享了 他在整场音乐会中很多录音实践经验,现在我们将这些经验记录在此,分享给大家:

 

传新:请问您能否根据音乐会的主题,聊聊这次音乐会的风格,我看到音乐会主题是"当女高音遇见爵士三重奏",但是曲目都是传统古典乐曲目,那么现场究竟是重新配器后的爵士乐风格?还是完全就是古典乐与爵士乐融合在一起的风格?


冀老师:这次音乐会的主题是“当女高音遇到爵士三重奏”,是根据巴洛克时期一些作曲家所创作的清唱剧而改编的作品,例如亨德尔、福雷和拉威尔。作品的风格应该 说是古典与爵士兼具,也可以认为是完全融合吧。如果你有时间去了解一下以色列作曲家、钢琴家、指挥家Yaron Gottfried,就会发现他非常擅长在古典音乐和爵士音乐之间游走,完成了很多古典音乐向爵士乐的改编,都十分精彩。我和传媒大学的杨杰老师在 2011年的时侯帮助他完成了《改编版图画展览会》的录音,这张专辑2013年的时侯已经在美国发行了。


传新:能否谈谈您平时在录制爵士乐和古典乐时的理念和想法,关于录制本场音乐会的理念是什么?


冀老师古典音乐录音的关键在于录音场所的声学环境和主话筒的摆放。通过主话筒的摆放尽可能地避开录音环境的声学缺陷,更重要的是获得一个具有平衡比例的乐 队,这可以通过主话筒的制式、角度、高度以及与台口的距离等要素来进行调整。录音师需要在空间感和音色细节上做出权衡。这次我们是分声部录制,最后整体缩 混完成,因此没有用到主话筒。

      爵士乐的范畴很大,我简单说说传统爵士小乐队,也就是常规的有钢琴贝司和鼓的录音。这种录音比较偏向于流行音乐,对串音隔离的要求比较高,拾音距离比较 近。比较困难的地方在于爵士鼓的动态范围非常大,强奏的时侯在钢琴和贝司的话筒里会有很多串音,但由于是同期录音,又没法将它们完全分开。所以我觉得录好 这几大件的功力高低就在于能否很好地回避甚至是控制串音。

      本场音乐会的首要任务是扩声(为了保证钢琴、贝司、人声能与鼓声保持平衡),其次才是录音,因此话筒的摆放还是以近距离和回避串音为主要原则。尤其是钢琴和贝司,相对于单纯的录音环境来说,话筒都要近一些。

 

传新:聊聊在这次现场音乐会中,您是如何看待拾音环节的功能和作用的;


冀老师拾音是所有工作的第一个环节,也是最为重要的环节之一。

 

传新: 聊聊DPA话筒在此次录音中的具体应用,以及最终效果是否符合最初的理念和预期,是否有不一样的收获或不甚满意的地方;


冀老师本次音乐会全部采用了DPA的话筒,对于演出扩声来说的确有点“奢侈了”,效果也一如我所预期的那样,十分出色。

  在爵士鼓上,我首次为OverHead、军鼓和地鼓使用了DPA 2011,它呈现出很好的动态捕捉能力,能够承受很高的声压级,尤其是在军鼓和地鼓上所呈现出的细节远远超过动圈话筒。

      在军鼓下、踩镲和通鼓上我使用了DPA 4099低灵敏度的版本,它们对于打击乐振动细节的捕捉也让我印象深刻。

  在钢琴上,我使用了DPA 4099P,事实上我使用这组话筒拾取钢琴已经很多次了。考虑到扩声的需要,我没有采用厂家建议的摆放位置,而是将吸铁石吸在“梁”上,让话筒距离琴弦更近一些,这也是我一贯的经验。

      此外,我在贝司上使用了一只DPA 4061全指向微型话筒,这和很多人的思路都不太一样,但是效果非常的好。

      首先,这种微型极头的全指向性话筒的全指向特征非常均衡,轴向和非轴向在中高频的灵敏度差异很小,更加接近于全频段的全指话筒;第二,全指话筒没有近讲 效应,因此拾取的低频更加自然松弛;第三,由于没有近讲效应的干扰,话筒可以放的很近,这样也有助于提高拾取信号的信噪比。最后,配合贝司本身拾音器的信 号,就可以得到一个让人非常满意的声音。

      人声的话筒选择是我和Gottfried讨论之后决定的,Gottfried先生还是希望按照传统的方式来拾取美声,因此我使用了DPA 4018FGS(非常美观),拾音距离在30cm左右,对于录音来说并不远,但是对于扩声来说已经很远了,不仅如此,女高音还通过返送音箱的帮助来听自己 的声音,这又为扩声和录音增加了难度。在这种情况下,DPA 4018FGS展示出了非常好的指向性特征,录下来的信号信噪比很好,没有过多的串音而产生什么不良影响。当然,这也有赖于音乐家们出色的演奏、演唱技巧 和默契的配合,特别是鼓手对自身音量的控制,在音乐厅环境下决定了整场演出和录音的效果。



传新: 如果之后有同样风格的音乐会,您是否会沿用本次录音设计,或者会不会打算有其他更多尝试?


冀老师我希望会有更多的尝试,当然,这些尝试一定是建立在已有经验的基础之上,并且针对音乐会的具体特点来决定的。

 

      最后,感谢冀老师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专访,同我们共享了诸多现场经验,在未来我们也将收集更多实践类案例为业内从业者提供更多实战经验。同时也要感谢中新社的刘关关先生提供演出美图,将话筒在实际应用中的摆位等信息直观呈现在我们眼前。

 

=====================================================================

更多资讯请留意传新官网 www.dmtpro.com.cn 和传新微博 weibo.com/dmtpro
欢迎使用微信客户端扫描二维码,或“查找公众账号”加入我们:dmtpro

 

更多资讯请留意传新官网www.dmtpro.com.cn和传新微博weibo.com/dmtpro
欢迎使用微信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或“查找公众账号”加入我们:dmtpro